网站首页 今天是:加载中……

借地兴业——“飞地经济”开创区域合作新模式
2015-11-19 11:11:00    中共贵州省委党校 贵州行政学院   

——中共贵州省委党校第28期处长班第五课题组

正版资料综合三版资料 www.dlwenquan.com  

 

 

 

 

内容摘要:贵州的石阡县位于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山区,石阡县拥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生态资源。长期以来,受制于闭塞的区位和落后的交通条件,工业难以发展,经济长期欠发达。在贵州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展现实要求下,石阡县突破陈旧思维和行政区划壁垒,先行先试,与大龙经济开发区共建“飞地”,发展“飞地经济”。

大龙经济开发区是1999年经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省级经济开发区,是贵州“东联”发展战略的桥头堡和西部大开发的前沿阵地,万山资源枯竭型城市产业原地升级转型基地,全省“5个100工程”重点示范园区和30个重点示范小城镇。

在共赢的前提下,经调研、规划、论证、评估、洽谈等各环节的积极推进,2012年8月,石阡县政府与大龙经济开发区签订了《‘石阡产业园’合作框架协议》以及后来的《补充协议》,协商由大龙开发区划出10公里工业用地,作为石阡县在大龙开发区的“飞地”,协议粗线条地规范了双方的权、责、利的问题。

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,“飞地经济”对“飞入地”和“飞出地”都有好处。(1)拓展工业用地空间;(2)实现两地要素最优配置;(3)有利于产业集约发展;(4)有利于环境?;?;(5)有利于节约投资成本等。

当然,目前的“大龙——石阡飞地产业园”还存在一些问题。(1)园区缺乏产业规划定位;(2)政府建设投入与入驻企业投入不成正比;(3)入驻企业比例不高,且投入规模以及产品质量差、市场前景难料;(4)园区对当地相关产业领域和经济社会发展尚未起到辐射带动作用;(5)体制方面存在问题;(6)园区基础设施建设未进入100个工业园区建设成长过程,且缺乏项目资金配套支持;(7)园区缺失顶层设计和有效的商业模式。

如何更加深入、清醒地认识“飞地经济”,如何用好“飞地经济”这种新模式为我省“两加一推”增添动力,还需要我们把眼光投向省外,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。

省外对“飞地经济”的尝试和实践比较多样化,从模式上粗略地区分,有产业转移型、区位寻优型、集约发展型,但都有一个共同的核心,就是“共赢”。有的省甚至以省政府的名义出台了文件促进“飞地经济”发展。

通过对“大龙——石阡飞地经济”以及省外“飞地经济”发展的思考,我们认为,发展“飞地经济”的关键在于:(1)打破行政管辖关系;(2)突破行政边界限制;(3)强化互补合作;(4)注重整体规划。其得以成功的核心在于“共赢”,“共赢”的前提在于合理的“利益分配”。

“飞地经济”作为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突破口,有利于加快生产力布局调整,促进要素向条件适宜地区聚集和集中。为此,我们建议:今后我省在发展工业经济、加快园区建设、实施招商引资等方面,可进一步立足当前新形势、新状况,从本地经济社会发展、资源环境?;?、突出特色优势产业等方面的实际出发,切实加强统筹规划推动协调发展,积极探索和逐步建立符合发展实际需求的“飞地经济”模式。

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,与其坐而论道,不如放手去干。“飞地经济”的实施,既是解放思想、真抓实干的结晶,更是打破区域限制,实现合作双赢的典范。

“飞地经济”模式的实践,应该说为全省从省级层面重新规划产业布局,推动各重要工业园区产业耦合,进一步实现工业化和城镇化的集约化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。为更加调动县域经济积极性,重新解构增比进位提供了新的参考因素。

关键词:飞地经济  区域合作  工业  工业园区

编辑:周霖霖    编审:伍岱禧

相关热词搜索:飞地 区域 模式

上一篇: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

下一篇:《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》、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

借地兴业——“飞地经济”开创区域合作新模式

2015-11-19 11:11:00    中共贵州省委党校 贵州行政学院   


——中共贵州省委党校第28期处长班第五课题组

 

 

 

 

 

内容摘要:贵州的石阡县位于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山区,石阡县拥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生态资源。长期以来,受制于闭塞的区位和落后的交通条件,工业难以发展,经济长期欠发达。在贵州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展现实要求下,石阡县突破陈旧思维和行政区划壁垒,先行先试,与大龙经济开发区共建“飞地”,发展“飞地经济”。

大龙经济开发区是1999年经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省级经济开发区,是贵州“东联”发展战略的桥头堡和西部大开发的前沿阵地,万山资源枯竭型城市产业原地升级转型基地,全省“5个100工程”重点示范园区和30个重点示范小城镇。

在共赢的前提下,经调研、规划、论证、评估、洽谈等各环节的积极推进,2012年8月,石阡县政府与大龙经济开发区签订了《‘石阡产业园’合作框架协议》以及后来的《补充协议》,协商由大龙开发区划出10公里工业用地,作为石阡县在大龙开发区的“飞地”,协议粗线条地规范了双方的权、责、利的问题。

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,“飞地经济”对“飞入地”和“飞出地”都有好处。(1)拓展工业用地空间;(2)实现两地要素最优配置;(3)有利于产业集约发展;(4)有利于环境?;?;(5)有利于节约投资成本等。

当然,目前的“大龙——石阡飞地产业园”还存在一些问题。(1)园区缺乏产业规划定位;(2)政府建设投入与入驻企业投入不成正比;(3)入驻企业比例不高,且投入规模以及产品质量差、市场前景难料;(4)园区对当地相关产业领域和经济社会发展尚未起到辐射带动作用;(5)体制方面存在问题;(6)园区基础设施建设未进入100个工业园区建设成长过程,且缺乏项目资金配套支持;(7)园区缺失顶层设计和有效的商业模式。

如何更加深入、清醒地认识“飞地经济”,如何用好“飞地经济”这种新模式为我省“两加一推”增添动力,还需要我们把眼光投向省外,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。

省外对“飞地经济”的尝试和实践比较多样化,从模式上粗略地区分,有产业转移型、区位寻优型、集约发展型,但都有一个共同的核心,就是“共赢”。有的省甚至以省政府的名义出台了文件促进“飞地经济”发展。

通过对“大龙——石阡飞地经济”以及省外“飞地经济”发展的思考,我们认为,发展“飞地经济”的关键在于:(1)打破行政管辖关系;(2)突破行政边界限制;(3)强化互补合作;(4)注重整体规划。其得以成功的核心在于“共赢”,“共赢”的前提在于合理的“利益分配”。

“飞地经济”作为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突破口,有利于加快生产力布局调整,促进要素向条件适宜地区聚集和集中。为此,我们建议:今后我省在发展工业经济、加快园区建设、实施招商引资等方面,可进一步立足当前新形势、新状况,从本地经济社会发展、资源环境?;?、突出特色优势产业等方面的实际出发,切实加强统筹规划推动协调发展,积极探索和逐步建立符合发展实际需求的“飞地经济”模式。

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,与其坐而论道,不如放手去干。“飞地经济”的实施,既是解放思想、真抓实干的结晶,更是打破区域限制,实现合作双赢的典范。

“飞地经济”模式的实践,应该说为全省从省级层面重新规划产业布局,推动各重要工业园区产业耦合,进一步实现工业化和城镇化的集约化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。为更加调动县域经济积极性,重新解构增比进位提供了新的参考因素。

关键词:飞地经济  区域合作  工业  工业园区

编辑:周霖霖    编审:伍岱禧